• <rp id="et3lq"></rp>
    <span id="et3lq"></span>
    <progress id="et3lq"><track id="et3lq"><rt id="et3lq"></rt></track></progress>
    <dd id="et3lq"><center id="et3lq"><td id="et3lq"></td></center></dd><dd id="et3lq"><noscript id="et3lq"></noscript></dd>

          • 恭喜白先生先生/女士成功咨詢加盟了卡滋奇客脆脆雞項目!特此祝賀!
          • 恭喜黃祥宏先生/女士成功咨詢加盟了偉業生態板項目!特此祝賀!
          • 恭喜合肥測試1107先生/女士成功咨詢加盟了共創國際商城項目!特此祝賀!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品牌資訊 > 誰在創業?90后的世界即將來臨

          誰在創業?90后的世界即將來臨

              瀏覽次數:1080    時間:2014年06月25日    編輯:花磊

          現在人們都在抱怨找工作很難,而想找到一個合適滿意的工作那是更難。所以很多人會選擇創業,而對于2014年這個畢業生人數最高峰季節,什么人在創業,而他們的創業的項目又是什么呢?
          伴隨2014年新畢業季同時而來的,是比去年多出近40萬的大學畢業生人數,727萬畢業生的新高使今年再次成為“最難就業年”。
          另一方面,作為創業新人,90后創業者已經開始為人所關注,不論是學校旁賣安全套、還是北大MBA賣牛肉粉,或是做網上家教,這群互聯網的原住民,從一發聲就高調表明“我想干點兒自己的事兒。”
          互聯網帶來的全球化和信息平等,使他們更愿意以平等的眼光來看待這個世界,也更快與世界的新變化接軌,同時也更快轉變方向。
          剛踏進社會就被關注、被討論,這是90后才有的“待遇”。盡管在資產規模和發展上,都尚稚嫩,但這群平均年齡22歲的90后創業者從不羞于談論自己的優越和野心,就像他們不在乎自己的“格局”有多小。
          “我”才是他們最在意的重心。
          “臉萌”火起來后,朋友圈里,創始人郭列成了又一個創業上小有成績的“新貴”。在這個不大卻彼此緊密聯系的90后創業圈里,每一個年輕CEO的變化都被關注、討論著。誰拿了投資,誰火了,誰家里壓力大,誰出名了但效益一般。
          好友孫宇晨說,郭列一直喜歡畫漫畫,加入騰訊也是奔著這個去的,可騰訊家大業大,不是他想做什么就能做上的,最后給他分派的工作是給騰訊畫“派紅包”的頁面。
          發揮空間很小,“就算郭列把派紅包的按鈕畫成了世界上最美的按鈕,有用嗎?”孫宇晨說,他理解郭列為什么出來創業。對于這個喜歡漫畫的90后男生,要畫已規劃好的頁面,“這簡直是種扼殺”。
          不甘心、想要一個位置,想最大程度上控制自己的人生、愛自由,是這群出來創業90后們的最初理由。
          校園創業風行
          90后創業,也在校園里風行起來。
          24歲的朱然還在中國傳媒大學動畫學院就讀,但已有過幾次成功的創業經歷了。他和朋友設計出的“美肌實驗室”app曾于前年順利拿到風投,專營正品化妝品的分銷。去年底,他又創設了國內首家空氣新聞網站“空氣盒子”,提供與空氣相關的各類資訊,創意則來源于參與德班空氣大會設計時所接觸到的環保理念。
          因為父親懂得網絡編程,所以,上小學三年級的他就有了自己的電腦,并且獲得過省級網頁設計大獎。
          他向《中國新聞周刊》描述著他的理想,未來的某個時代,人們能想起曾經有那么一個年代,在霧霾肆虐的日子,人們戴著口罩,上下班匆匆趕地鐵,打開手機,瞥過那么一眼空氣盒子。他說,“我覺得就足夠了。”
          向仁楷今年在北大讀大三,信息技術學院,一個廣為流傳的創業笑話是:靠譜師姐創業,想法已有,招聘程序員、安卓系統研發人。“研發一個項目需要什么?不就是編程和安卓系統嗎?兩樣都沒有,只有一個想法,就敢說自己創業?”在務實的信息技術專業,這樣的創業廣告很多,一時傳為笑柄。
          向仁楷對這一套不認同,1992年出生的他已經把“長頸鹿科技”辦起來了,他賣的是技術和創新。
          這產品叫“長頸鹿”,看上去酷似一枚徽章,指甲大小,黑色皮質材料,別在胸口并不起眼。但正是這枚設備,可以隨時監測你看電腦、讀寫的坐姿和距離,時間太長,或坐姿太近,它都會發出提示。
          不僅這樣,還有幾款附帶的“體感游戲”,累了,在手機或電腦上打開一款應用,用肢體動作控制游戲里的小人跳躍或通關,讓久坐疲勞的人動一動。
          看上去不起眼,做起來卻不簡單。向仁楷把自己關在北大實驗室,一天一天地寫程序。只是測坐姿這一項就頗費周折。“徽章是圓的,可以用任何方式佩戴,所以每一次都要重新計算位置、算好才能監測身體的角度”,徽章識別自己的位置需要時間,所以第一款要佩戴后好一段時間后才可以發揮作用,待機時間也不到24小時。產品發到眾籌網上,批評聲一片:“沒有人愿意用一天充一次電的設備!”
          現在的“長頸鹿徽章”已經改進了,六個傳感器,100個小時的待機時間,拿在手上已經像模像樣了。具體怎么解決了這個核心技術問題,向仁楷笑而不言,現在這已經是商業機密,他拿到了50萬投資,每個月都跑一趟深圳,一呆一個星期,產品的材質、面料、所有的設計他都一個人盯著。
          可一邊創業,一邊跟著課程,有時也力不從心。信息技術專業壓力大,團隊里,幾個合伙人又都是本專業技術過硬的,將來是創業、保研還是出國,現在都不好定。學生創業就有這點麻煩,大家都在成長中,未來太多未知。很多投資人會讓創業者退學,全職創業,“不然學生安全性太好,未必對項目負責”,他們還擔心“如果核心團隊的人出國或保研了怎么辦?”
          大二在讀的王越正打算從北大退學,專職辦他的網站。這網站是針對應試的,他發現中小學生有請名校大學生做家教的需求,而名校學生又往往時間緊,索性開發了一個在線家教網絡,學生和家教約定時間,在線授課,把零散時間用起來。
          比起傳統的上門家教,王越覺得他自己這個項目便利蠻多。“出去教的話壓力很大,地鐵、公交耗時費力,別人家里還不見得安全。用這個網站,你在宿舍就可以完成這個過程。”他說。
          盈利靠的是按時付費,“購買老師的一兩個小時”,但用戶沒有網上付費聽課的習慣,他只能先從免費做起:“一個小網站,又是剛上線,中國用戶非常抵觸在一個沒見過的網站上付費的。”那網絡現在靠什么運營?“說白了,更多的是靠融資撐著。”他坦率回答。
          核心團隊7個人,算上技術和兼職不到20個。和向仁楷的項目不同,王越的壓力不在產品,而是服務上,“我們兩邊都是客戶,壓力蠻大的,經常維系用戶關系,這個很耗時間。”
          他一個人研究了幾千個網頁的跳轉和邏輯,手下七八個人,都是同系的朋友,老師也多是從熟人開始,拉進來做,最多的時候,手機包月1000分鐘根本不夠打。上一學期課程就有30個學分,他分身乏術,要考慮在創業和學業上做一個取舍了。
          可北大對休學限制很大,生病可以休學,創業就不行了,沒這個規矩。非要休學的話,只能偽造生病證明;另外,在校時,家教可以從身邊朋友找,可出了校門后,家教來源就不比在讀時這么容易了。
          向仁楷對王越離開學校創業有些隱隱的擔憂:“現在的北大清華學生,到底有多少愿意當家教,這個市場真的足夠有潛力嗎?”
          他們彼此擔憂,又對自己的項目充滿信心,在這個起跑線上,已經拿到第一筆投資的他們充滿了年輕人的躊躇滿志。這一代創業,好像真的因為互聯網而變得容易起來了。
          但事實不完全是這樣。
          互聯網原住民
          打上90后的標簽,再加上互聯網的營銷方式,很多傳統行業變得不一樣了。早年的創業者往往靠一門手藝,一項技能,或一份本錢起家,而如今,一個年輕的大學生說要拋開自己的專業,做一件跟自己教育背景完全無關的事情,難免會引起關注。
          劉克楠之前是小米員工,受小米經營方式的啟發,也打算用互聯網營銷的方式做一點事情。最后鎖定了安全套。
          “大象安全套”確實有些不同,面向的客戶是“90后、00后”,綠色包裝,清新健康,但服務不外乎“私密包裝,減少尷尬”,和傳統安全套的區別是“包裝有利于區分正反”。官網主頁上的宣傳語或許是有意的,“炮制雖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雖貴必不敢省物力”,他直接把同仁堂門口的對聯搬下來,用制藥的繁瑣名貴來形容安全套的制作過程,“我們是想向百年老店致敬”,劉克楠說。
          而同樣專注于“下半身創業”的伍鋒明還沒有畢業,他做的“親愛的520網站”專門為男生女生提供一些貼身服務,比如男生可為女生經期訂制禮包,當中有紅糖、生姜、衛生棉、暖貼等,按月配送,包裝精巧;女生可為男友訂襪子內褲,按月配送。
          可從純商業的角度怎么與杜蕾斯、蘇菲等競爭,除去面向“90后年輕人”之外,劉克楠和伍鋒明往往很難說出他們在同類商品中的核心競爭力。
          互聯網、90后,這些概念給了他們不少優勢,但劣勢也相應而生。
          “90后在創業創富的同時,也在輸出透明、自由、開放的新價值觀。” 孫宇晨說,他的創業思路不太一樣,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畢業,學文科的他打算把硅谷的一項名叫ripple的新技術帶進國內,這技術可以實現跨境支付,瞬時清算,手續費幾乎為零。
          剛剛畢業的他黑框眼鏡,商務休閑的打扮,樣子、語氣都像一個老總,只有笑起來時會露出一點稚氣。
          “作為剛畢業的大學生、90后在創業過程中,第一個遇到的問題就是沒有工作經驗。很多人,包括我自己,也因為一直囿于這個創業必須先就業的怪圈而浪費了許多時間。實際上,回頭看來,創業與就業是完全兩種不同的形態。” 孫宇晨說。
          “創業要求你成為‘特種兵’‘變形金剛’,要求你樣樣兼顧,核心特質是“用人+找錢”,但并不完全需要業務能力十分拔尖。而就業時,老板考察你的往往就是單一業務經驗。就我自己的經驗而看,老板甚至往往比較厭煩方方面面都很關心的員工。” 他選擇一畢業就離開美國,回國開公司。
          家里卻不能認同,爸爸做公務員,是個保守的人,聽說他得到了200萬風險投資,且已經開起公司了,將信將疑,每周打一個電話問他:“那200萬到賬了嗎?” 孫宇晨花了很多時間跟他解釋,投資人的錢要一筆一筆打過來,先30萬,再70萬,爸爸一聽,搖頭說:“怎么樣,沒那么容易吧?誰會為一個想法給你錢?”
          現在創業的低成本、零門檻,以及風險投資等,已經遠不是上一代能夠理解的了。
          這些項目都是小成本的投資,而這些90后也是利用了他們這個時代獨具特色的社會文化將各種項目與他們的創業生活聯系起來,不僅能夠解決大學生就業問題,也為他們自己創造出人生財富。

          五月婷婷月开心五月色